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暴雨不开闸致7万只鸡被淹死养鸡老板状告渔

时间:2019-06-13 17:39: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暴雨不开闸致7万只鸡被淹死 养鸡老板状告渔场

三门湖中心港闸半边提升杆已经弯曲。本报沈右荣摄

暴雨来袭不开闸放水,养鸡场7万只鸡被淹死

今年7月的一场暴雨,将江夏养鸡场老板陈顺利带入绝境。9万只蛋鸡死了7万只,直接损失310万元。

江夏郑店三门湖有一道中心闸,此次暴雨,中心闸没有开启,导致上游的养鸡场被淹。

日前,陈顺利将鲁湖渔场及江夏区政府作为和第二被告告上法庭。他的理由是,此次损失虽为天灾,但更是人祸,政府及鲁湖渔场没有管理好中心闸。除了索赔,陈顺利也希望通过这场官司,推动中心闸管理明晰化。本月22日,从江夏法院了解,此案已进入诉讼程序。

养鸡场被淹老板自称损失310万

“全淹了,鸡场全完了!”7月8日,武汉宁烽禽业公司老总陈顺利站在养殖场齐腰深的水中发呆。

陈顺利的养殖场位于江夏三门湖上游。三门湖有东、西港及中心港,2000年,政府投资在中心港修建了一道闸。今年7月暴雨,闸口以上全被淹,而闸下平稳渡过。

据介绍,上游面积2000亩,下游7000亩,江夏国营鲁湖渔场养殖面积约4000亩。

陈顺利投资过千万元,在郑店街联合村征地300亩,建了养鸡场。

“水深的地方1.2米,浅的也有一米。整个养殖场的鸡舍里全是齐腰深的水。”陈顺利说,鸡笼内的蛋鸡被淹死了,事后统计死了7万只。担心引发疫情,他只能忍痛深埋,并对养殖场内外反复消毒。

“你看,今年进购的1.98万只蛋鸡只剩下了百余只,这些是趴在饲料盆上才得救的。”陈顺利说。

“直接损失310万元,这还不包括后期的清理消毒、恢复生产等费用。”陈顺利说,投资超千万元,挺过了四五月份的H7N9,迎来了下半年鸡蛋好行情,没想到因为这场雨泡汤了。而这场雨,也将他带入绝境。

令陈顺利不解的是,包括鸡场在内的上游全被淹,而下游则平稳渡过。

其实,上游被淹之事,当地村民并不奇怪,因为上游已被淹了好几次。

暴雨来袭三门湖中心港闸未开启

“一下暴雨,上游就被淹!”上游养鱼户李师傅记得,2006年、2010年的两次暴雨,他的鱼塘都被淹了,而今年尤为严重,“每次淹水,上游都是一片汪洋,鱼都跑了。”

8月19日,江夏郑店街联合村村委会,一名村干拿着一大摞材料,材料中有表格、图片,还有各种盖了公章的证明。这些材料是村委会帮受灾村民收集的,材料显示损失的总金额为520万元,损失的陈顺利就占了310万元。

为何上游屡屡被淹而下游平安?

在上游承包鱼池13年的养鱼户林鹏称,洪水来时中心港闸没有开启。

中心港闸开启之争已8年有余。林鹏记得,2006年夏天的一场暴雨,上游村民要求开闸,下游鲁湖渔场反对。相持不下时,上游的农田、鱼池淹了。在大量村民要强行开闸的情况下,鲁湖渔场相关人员才开启了闸门。

2010年7月,洪水再次泛滥。这一次闸门没有开启,上游全部被淹。林鹏称,2006年那次洪水后,鲁湖渔场采取了系列安抚措施,分裂了村民的“齐心”。

林鹏称,2010年,鱼池被淹后,众多村民及养鱼户齐心协力跑了几个月,是江夏区水产部门出面,按500元/亩(鱼池)赔偿了部分损失。“500元/亩的赔偿标准太低,行内戏称为安慰金。”林鹏无奈地笑着说。

让三门湖上游的养鱼户忧心的是,如今闸坏了,如果再陷洪灾中,又将陷入周而复始的淹水与索赔中。

律师说法

本案的代理律师黄坤志认为,按照当初协议,中心港闸监管单位是三门湖工程指挥部,三门湖工程指挥部撤销后,应当办理移交。但截至目前,尚未发现正式的移交手续。三门湖工程指挥部属政府相关部门联合组建的临时单位,撤销后,其监管权理应由政府进行划分,未划分的则由政府负责。

根据近两年的水务普查资料,加上实际使用管理,鲁湖渔场是中心港闸的收益者和管理人,因此,鲁湖渔场负有监管失职之责。

此外,作为水利工程的监管单位,江夏水务局在汛期,没有尽到科学合理调度,也应承担一定。

-探访

监管中心港闸多方各执一词

多方协议:闸北、南水位差0.5米时开闸

日前,前往三门湖中心闸前看到,中心闸有两道闸门,一道闸门的提拉杆弯曲明显。闸的开启阀门在顶端,距离地面超过4米,没有设备无法上去。

中心港为何要建闸?开启闸门有无相应约定?

2000年,江夏区有关文件中称,三门湖进行生态开发,修建这道闸,但对修闸的目的没有明确。

担心建闸后汛期泄洪对鱼池及农田影响,2000年5月8日,三门湖工程指挥部、郑店街办事处、联合村、联合村七组(主要占用七组农田、鱼池)等在郑店街司法所见证下签订了中心港闸修建协议书。

这份协议书明确规定,闸北、南水位差0.5米时开闸,如水位差超过0.5米以上、汛期不及时提起闸板、一夜大雨积水受损失等,由三门湖工程指挥部(或后续接管单位)负责赔偿损失。

很显然,这份协议对何时开闸有明确规定,但实际为何未按照规定实施?

水务局:中心港闸不归我们管

江夏区水务局农水科科长秦时军介绍,水务局虽然掌握有水利工程资料,建设时进行监管,但平时管理实行分级,水务局只有在防汛期间发生危急情况时,才会临时接管。他非常明确称,中心港闸不归该局管。

秦时军还向郑店街相关负责人查询,确认中心港闸也不归郑店街办管理。

“按照谁受益管理谁担责的惯例,三门湖中心港闸应该鲁湖渔场管理。”秦时军说。

上游村民:每次都是由鲁湖渔场来开闸

郑店街联合村村民称,三门湖的水原本直接流入鲁湖,开发后,三门湖的水就不能直接进鲁湖了,需要靠水泵抽排。“一旦洪水来临,水泵的抽排能力非常有限,而控制中心港闸阻止上游的水涌下来显得非常重要。”该村村民林鹏说,起初,村民制作专用木梯,自行开闸。后来,专用木梯被鲁湖渔场的人拿走,“每次开闸,都是由鲁湖渔场开升降车来,将人送上去”。

鲁湖渔场:中心港闸没人管,渔场只是偶尔客串一下

针对今年上游被淹,江夏水产集团副总经理张祥称,上游2000亩,下游有7000亩,肯定要保下游。

鲁湖渔场总经理汪火箭称,他是今年调任的,不知道开启闸门规定。渔场换了三届领导,均未对其提及这一协议,上届领导也未将该闸的相关事宜移交给他。“中心港闸没人管,渔场只是偶尔‘管闲事’客串一下。”汪火箭说。(《长江商报》沈右荣)

原标题:暴雨不开闸致7万只鸡被淹死养鸡老板状告渔场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痱子特征
微信怎么有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云开发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湛江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惠州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骨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扬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镇江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宁波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眼底医院哪家好 丽水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本溪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锦州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辽阳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辽阳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淮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儿科医院哪家好 亳州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全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鹰潭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全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天水室缺医院哪家好 庆阳儿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其他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