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心音征文钱包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54: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傍晚时分,马大姐回到家中。  她从单位下班后到肉菜市场转了一圈,买好了做晚饭的肉和菜。她把买的东西放在客厅的饭桌上,找来一把10斤的杆称,开始对买的东西逐样过一过称。只要买东西回来,她都要称一下,已经成了习惯。现时的小商贩,用的称大多数都不标准,八两称、七两称、甚至五两秤,如果是九两称,已经算是稍有良心的了。称完东西,马大姐发觉猪肉少了一两,青菜缺了二两,香蕉短了半斤。  她叹了一口气,把肉菜放进厨里,回到客厅饭桌旁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开水。  坐着坐着,无意之间,马大姐突然觉到腰际部分有点空空的感觉。那是平时藏掖钱包的地方。她心里一慌,赶忙用手按按裤头,钱包竟然不在了。她急忙跑进厨房里翻看装着肉和菜的食品袋,两个食品袋都没有发现钱包,又连忙跑出客厅,在饭桌、地面像猎狗一样到处嗅,忙了一大阵,就是不见钱包的踪影。钱包里有小量现金、几张自己的名片和一张提货单。几十块钱丢失了不会很心疼,关键是那张单位的提货单,准备明天就去提货,货值三十多万元。  马大姐瘫坐在沙发上,脑子不停地回想从单位到家这段路途的经过,究竟是被扒手搞走了或者是自己弄丢了?思索了大半天,仍然毫无头绪。  门打开了,丈夫走了进来。  看见妻子失魂落魄的样子,丈夫大吃一惊。  “出了什么事?”  “钱包不见了。”  “这么不小心,让‘荷包友’打走了?”  “不知道……”  “唉,现在的扒手手艺高超,藏在身体哪个地方,他都有本事给你偷出来,神不知鬼不觉。钱不多吧?”  “三十多块。我从来都不多带钱,就是怕被偷、被抢……”  “算啦,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什么算了,钱包里有一张三十多万的提货单!”  “三十多万?”丈夫的脸色一下子刷白,他知道丢失提货单的严重性,“还不报警!货给别人提走了,就要赔三十多万!”  马大姐似乎如梦初醒,一下子站起身去打电话。刚走到电话旁,电话却铃声大作,把夫妻俩人都吓了一跳。马大姐看了看来电显示,号码从未见过,要不要听电话,她犹豫不决。因为很多人说过,千万不要接听陌生电话,如果接听了,就会中了诈骗圈套,说不定会白交几百元电话费。  “铃……铃……”  电话不停地响,马大姐却呆立着。丈夫走过来看了一眼电话,然后与妻子双目对视。  铃声终于停了,马大姐舒了一口气,正想拿起话筒,铃声又再响起,她慌忙把手缩回来,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丈夫瞪了她一眼,果敢地抓起听筒:“喂……哦,她在……找你的。”他把听筒递给妻子,转身离开进了卫生间。  当丈夫从卫生间出来,妻子喜形于色地对他说,有个人在生果铺拾到了她的钱包,刚才打电话来叫她去取,说话的语调充满欢快。丈夫听了并不显得很高兴,他皱了皱眉头,盯着妻子问:  “他要你多少钱?”  “没说要钱。”  “哼,哪有这么好的事,不要你的钱才怪。如果你的钱包里有几千块,他就不打电话来了。”  “说不定他是个好心人……”  “什么好心人?现在谁也不能相信,谁也不想做好心人。你没听说过做好心人要付出代价吗?有个老太婆被自行车撞倒在地,骑车的人逃跑了,一个路过者热心地把老太婆扶起来,却被冤屈成肇事者。后来就惨了,老太婆一直躺在医院的床上就是不起来,把这个热心人弄得焦头烂额、身心疲惫。”  “你说怎么办?”妻子忧心地问。  夫妻俩商议了小半天,决定到生果铺去探个虚实,并做好了各种事态发生的准备。他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饿着肚子,双双踏出了家门。  从家里出来,转过两个街口,夫妻俩停住了脚步。  路的对面就是生果铺,生果铺内灯火辉煌,货架上各式水果琳琅满目。生果铺隔邻是一间发廊,发廊门口两边都挂了个一人高的标志灯箱,灯箱内的标志徐徐地转动,喷射出五光十色的光彩。  靠着生果铺的标志灯箱前站着一个人,身穿一件无袖文化衫,衫前印着一幅美女的大头彩照,远远看去,好像有个女人依偎在胸前。他身材矮小粗壮,长方脸,下巴往上翘,整个面形十足似一只鞋抽;头发染成棕红色,搞了个“爆炸”式发型,头发根根竖立、杂乱无章,仿如一只刺猬。不用说,这只刺猬是个发廊的打工仔。  刺猬在背后的标志灯箱闪烁灯光的照射下,全身好像被光环罩住,通体光芒四射,熠熠生辉。他似乎有点焦急,不时转着头向四处张望,只要有路人走过来,他就做好迎上去的准备,但都没人理睬他,他的鞋抽脸就露出失望的神情。  马大姐碰碰丈夫,指着刺猬说他就是在电话中约定的那个人。  “他?”丈夫倒吸一口寒气,紧皱着眉头轻轻地说,“别急,等一等,先看一看。”  在生果铺前,有几个理了平头的年青人蹲在地上抽烟,显得百无聊赖;路边停着一辆长安之星小面包,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丈夫认真地观察了好久,始终不敢下决心让妻子前去与这只棕红色的刺猬接头,他老是隐约地感到这里鬼影憧憧、危机四伏、杀气腾腾。  这期间,刺猬先后打了两次电话,但都没说话就收机了,可能是对方忙音或没人接听。  马大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抬脚就要走过对面去,但刚走了两步,就被丈夫一把扯住。  “到派出所去。”丈夫神情凝重地对妻子说。  丈夫的一个外甥在治安股当股长,当晚正好值夜班。他听了舅父的诉说之后,感到有点为难,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只刺猬要实施勒索或绑架行为,公安机关是不能采取任何行动的。  看到警察不作为,丈夫愤懑地高声大嚷;“你只要一看到他的鞋抽脸和爆炸装,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外甥耐心地向这位报案人解释;“《治安管理条例》没有一条条文禁止人们把头发弄成刺猬模样,他的举止行为一点也不违法。只有当他真的扣着提货单勒索你的钱财,或者拿着提货单冒充货主提走货物,我们才能对他绳之于法。”  看着身穿制服的警察一副冷漠的态度,丈夫感到万分的无奈,他无助地扯着哭腔对外甥说:“哪、哪你说我怎么办?”  ,外甥碍于舅父的情面,派了两个弟兄暗中跟着丈夫和马大姐再去找那只刺猬。  又来到了街口,却发现刺猬不见了,只见那几个平头正往小面包上装货,一大袋一大袋,袋子很软不重,里面装的应该是服装之类的针织品。  丈夫与两个便衣轻声细语地咬了一会儿耳朵,然后叫马大姐一个人入发廊找刺猬,他们三人在外等。   他把妻子拉到一旁语气急促地再三叮嘱:“你进去后要见机行事,他提什么条件都答应,先骗取他的信任。但是,过了二十分钟你还不出来,我们就冲进去。”  马大姐拍拍丈夫的肩膀,语气坚定地说;“你放心,我会保护自己,我一定会把提货单拿回来!”  丈夫紧紧地盯着妻子,只见她到了发廊门口,毫不迟疑地推开了玻璃门,一下子走了进去。  丈夫不时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才过了十分钟,但他感觉到很漫长,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喉头发涩、呼吸急促……  发廊的玻璃门突然拉开,妻子笑逐颜开地走了出来,举着钱包向丈夫这边摇晃。  丈夫眼睛一亮,“呼”的一下子跑了过去。  原来,刺猬喜欢吃香蕉,今天又到生果铺买香蕉,发现香蕉堆中有一个钱包。他拿起钱包向四周呼喊,但没有人认领。没办法,他只好打开钱包翻看,看到了马大姐的名片,于是按名片上的电话号码给马大姐打电话……  听完妻子的讲述,丈夫似乎有点发懵,他嘴巴半张,脸色一会儿发白,一会儿发红。好久,他呐呐地说:“就这么简单?”  “就是这么简单。”  “其中没有什么阴谋?”  “什么阴谋?他是个正人君子,光明磊落。”  “他没有向你要赎金吗?”  “他根本就没有要钱的意思!”  “奇怪……”  丈夫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着发廊发呆,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  突然,他快步走进生果铺,认真地挑选了两大梳香蕉,香蕉又长又肥,腊黄腊黄的晶晶发亮。过了秤,付了款,丈夫双手捧着两大梳香蕉,迈着沉实的步子来到发廊门前,迟疑了半刻,他用肩膀顶开了玻璃门,侧着身挤了进去……       共 30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生育病症有那些症状体现
昆明哪家研究院治癫痫
早期癫痫病如何诊断

猜你喜欢

想你7 逃课 结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湛江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惠州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骨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扬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镇江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宁波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眼底医院哪家好 丽水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本溪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锦州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辽阳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辽阳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淮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儿科医院哪家好 亳州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全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鹰潭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全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天水室缺医院哪家好 庆阳儿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其他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