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荷塘我的一次媒婆经历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7:29: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李晓与老婆开着‘宝马’清明回来为老丈人上坟,他见到我笑着说:“小雨,好多年不见了,你还是那样年轻。”多年不见的朋友见面这样的话是对无情岁月的留恋。   我笑着说:“你也好年轻,你吃了长生不老药,还是吃了唐僧肉!比我更年轻!”  他听后爽朗地笑起来,笑得啤酒肚上下颤抖:“喝过墨水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幽默好听。”   笑过后我问道:“回来住几天?”  他手叉住圆鼓鼓的腰叹了一口气:“就两天的时间,公司离不开,准备把俏俏她妈妈一起接走,留下老人一个人住不放心。”他说着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边点燃。   我接口了:“是啊,你丈母娘就俏俏一个宝贝女儿,你当年‘机关算尽’‘抢’走了老两口的心肝。”   他听到我的话吸了几口烟,吐出一个个雾圈,眯着眼睛又笑了起来:“哈,哈哈……说我‘抢’俏俏,你还是‘帮凶’。”   我们都笑起来,笑声带我回到二十年前:  我是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女人,周围邻居有什么需要书信的材料都来找我,什么申请书,起诉书,因为我免费,年青男女更喜欢找我写情书,我乐意做的就是为他们写情书。每每写情书心中就充满生活的激情,与我同龄的李晓来找我,要我给他写情书,我问道:“你有对象了?”   他微微笑了笑,“是啊,有了。”我追问道:“哪里的?是小家碧玉还是大家闺秀,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他神神秘秘的抿嘴笑了,嘴角上扬:“不告诉你,你写就可以了。”  他神秘的表情我更加好奇,想知道这个又穷又年龄大的李晓谁能看上他,我故意板着脸:“你不告诉我,我不给你写,一边去。”   他听到我的话着急了,看看左右,声音低低地说:“是俏俏!”   我的心里大吃一惊:天!俏俏是我的邻居杨大叔的独生女儿,她只有十八岁,整整小李晓八岁,杨大叔能同意吗?  杨大叔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也是一个爱整洁的人,时常穿一身银灰色的中山服,很整洁,很得体,他喜欢与人开玩笑,下巴留着够两寸长的胡子,腮边刮得干干净净,没有一根杂胡子,人们送了绰号“开心老山羊”,有空的时候人们都到十字街唠嗑,杨大叔常常对李晓开玩笑:“李子,你多大了不问你妈妈要老婆去,叫我一声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个老婆去,叫……”他揪住李晓的耳朵,笑得山羊胡子快乐地弹奏着下巴,李晓陡然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笑着抱住他的腰,他毕竟五十多岁,力气不及李晓,李晓一只手抱着他的腰,一只手揪住他的山羊胡子:“哞,哞……叫,快叫……叫几声让大伙听一听。”李晓揪住他的胡子他呲开白生生的牙齿嘴咧的下巴要钻到脖子里:“好,好,李子,我叫,叫几声就放开我!”杨大叔被李晓向后抱得站不稳脚跟,身子完全落在李晓怀里,还是满脸笑容:“我叫了,你们听好,哞,哞……”叫起来,逗得人们笑得仰前合后,更是那些女人们笑得拍着大腿:“李晓:揪住不要放了杨大爷,多叫几声……”  ……  我真的惊呆了,看着李晓:“你是不是糊弄俏俏,她在我们面前还是孩子?”   他听了我的话啧了啧嘴:“你说哪里话了,我真的喜欢俏俏,俏俏是小我八岁,可是爱情不受年龄限制,你写吧,这是我一辈子的大事,你行行好给我写吧!”   我踌躇了一会还是给他写了一首这样的诗:  《亲爱的宝贝》  爱上你是我的荣幸  牵着你的小手我灵魂仿佛重生  宝贝——  你在我荒漠的心壁  植了一片蓝天  润泽了我的世界    人世间少不了的是爱  缺不了的是情  因为我爱上你  生活不再冰冷  因为我爱上你  身影不再孤单  走近你的身旁  看到你美丽的脸庞  温暖在心间流淌  沁入心房    听到你夜莺的语声  就感觉到心跳的欢欣  爱——溢于言表  心——相互知交  我们心怀坦荡  泽演爱的痴狂  从此我的心  追随你丝丝毫毫  盼望我们暮暮朝朝    亲爱的宝贝  ——嫁给我  做我一生一世的新娘  我写好了,不情愿地推在他面前,他拿起看了看,高兴得一双浓眉飞起来,方口张了几下:“太好了,太好了,谢谢田先生!”   我当时心里哪有心事听他的恭维,一直想杨大爷一定不会答应把独生女儿嫁给你,你小子追求杨大爷的女儿就是人们口中常常说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二)  半年后,李晓突然又找到我,央求我去给他说媒,理由是杨大爷和我是邻居,杨大爷喜欢我们夫妻,我真的很为难,李晓的优越条件,就是人长得很帅,家庭却穷空,家中兄弟五人,他是小,父母为哥哥们成了家已经是家徒四壁,片瓦无存,连住处都是借别人家的空房子,这样的条件我怎么对杨大爷开口,不是找烦恼挨骂吗?我没有答应他。谁知他拉住我的手:“小雨,你是明白人,实话说了吧,俏俏已经怀孕了,三个月了,只有麻烦你去说一说,让杨大爷同意俏俏嫁给我,只有你和杨大爷说妥当,再没有合适人选,我很爱俏俏,我的心里都是她,已经离不开她!”  我甩开他的手,无法接受他给我出的难题,我淡淡地说:“你这是先斩后奏,我可开不了口,杨大爷的家庭你也知道,你的家庭你更清楚,你哪一点配得上俏俏,就是长得人模狗样的……”我说着忍不住笑了。  他随着我笑了:“你是答应了?”他渴望的眼睛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为了俏俏肚子里的孩子我去试一试。”  他听到我的话又握住我的手:“谢谢,谢谢!”他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从他的每个细胞倾泻下来,他大声唱起了流行歌:有爱的日子就是好!他的歌声随着他的心激动着,他的高兴已经不能用我们浅薄的语言来表述,似乎周围的气氛在他的歌声中跳动着欢畅!  我其实是不善言辞的人,到了杨大叔家我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开口,主要原因是这样的媒婆我做得有些离谱,男方落魄到尿尿就搬家的地步,谁家的女儿愿意嫁。我坐在沙发上怎么都开不了口,杨大婶给我拿了水果倒了水,放在我面前,我心里慌得很,矛盾得很,走吧!已经答应了李晓,不能食言;不走吧,无法开口。为了掩饰我的不安,拿起一本书装着看书。   杨大叔坐在我身边开口了:“小雨,北京作家进修班你去不去,不去太可惜了。”   我听到杨大爷的话放下了书,“我是想去,他不支持我去。”   杨大婶说话了:“小平是怕你去了不回来,外面花花世界怕你经不住诱惑,还是不要去了,女人要本本分分守家就好,写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干什么,你到哪里都找不到小平这样对你好的男人,就是以前家底穷了点,现在都过好了,人不怕底子穷,就怕没有志气,小平有志气。”  我听了杨大婶的话我鼓了鼓勇气:“大婶说的对,古话还说‘嫁女泽良婿,不看财礼’,李晓喜欢俏俏,您们二老成全他们吧!”  杨大爷与杨大婶听了我没头没脑突然的话,如晴空劈了一声炸雷惊的相互看了一眼楞住了,杨大叔的眼睛瞪的如羊眼睛要蹦出来,手指着我:“小雨,你说什么,再……再说一遍!”  “李晓喜欢俏俏,要我对您和婶婶说……说一说。”我结结巴巴了。  杨大爷站起来,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小雨,你原来是当媒婆,李晓给你什么好处了,你不知道李晓的具体情况,俏俏怎么可以嫁李晓,年龄悬赏不说,自己都‘窜房檐’你让俏俏嫁李晓?亏你说得出口……”杨大爷歪过头对着我,吓得我心都要跑出胸腔,低下头不敢开口。  杨大婶也是满脸乌云密布:“小雨,再不要提这样的话题,俏俏还小,现在不打打算嫁人,今天的话就当你没有说我们没有听到!”  我站起走出了杨大爷的屋子,杨大叔大婶谁都没有理我,我心里明白他们生气了,以前去了走的时候老夫妻都要送我到大门外,这一次谁都没有理我,我的心里暗暗说:杨大叔杨大婶啊,你们自己的女儿自己不了解,‘还小,还小’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小了,这个打击到时候你们可要顶住——    (三)  我从杨大叔家出来不大一会功夫,李晓来了,急急忙忙喘着气问我:“怎么样?”   我没有说话看看他,他看到我一脸不开心,他明白了八九分,低下头坐在我家沙发上,手不住地挠头,我开口了:“你说怎么样,我碰了一鼻子灰,现在脸上都火辣辣的!”  他突然放下手对着我:“你没有说俏俏怀孕了?没有说他同意了我卖血都给他凑一万财礼……”  我伸出手:“李晓,打住,打住,我没有说这些的勇气,再说我敢说俏俏怀孕吗?那样杨大叔要吃了我,认为我让俏俏怀孕了,我可不敢了,你再找高手吧!”我推诿他。  从此以后,杨大叔再没有与李晓开玩笑,见了面都躲着走,眼看俏俏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杨大叔与杨大婶全然不知,有个多嘴的婆姨对杨大叔说了,杨大叔依然不相信,要杨大婶带俏俏到医院做B超:胎儿已经四个月了。  杨大婶当天带着俏俏回到家里,告诉了杨大叔俏俏的情况,杨大叔当即暴跳如雷对杨大婶大发脾气:“带她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做了再回来,留下干什么……光彩?”  杨大婶说了一句:“医院不给做,孩子都大了有风险……”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杨大婶的脸上,“都是你养的好女儿,医院怎么就不给做了?明天再去!”  “我不去了,不去了,再想办法!”杨大婶刚刚说完,杨大叔拉起在一旁吓的气都不敢大声出的俏俏:“走,我带你去做了,走……”  俏俏往后退,哭着往后退:“爸爸,我不去,我不敢去!”  我正在家里看书,听到杨大叔家里吵吵闹闹,有女人哭的声音,我心里预感就是杨大叔知道俏俏的事闹事了,我扔下手中的书趿拉了拖鞋跑了出去。  杨大叔家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很多,我搬开人群看到眼前的一幕吸了一口凉气:杨大叔手拉着俏俏的胳膊,气得山羊胡子不住地煽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中了枪炮的狮子发飙。  “走,走……”杨大叔往外拉俏俏,杨大婶同样拉俏俏,她是往回拉俏俏,我看向杨大婶,她鼻子里不断地流鼻血,显然是挨了杨大叔的耳光,眼前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劝导杨大叔,都怕说错了话,有的女人们“啾啾……哗哗……”在一旁耳语偷笑,好似都在看大戏一样热闹。  “杨大叔,你冷静冷静,你这样能解决什么问题?这样下去俏俏出了事,受害的还是你,您都土掩脖子的人了遇事还这样冲动。”我看到杨大婶哭得可怜,说了这些话,我从杨大叔手里拉开俏俏,杨大婶慌忙将女儿带回了家,关上了门。  杨大叔瞪着我,他没有说话瞪着我,眼睛变换着凶光瞪着我,那眼神像要喷出火焰一般!  “你原来早就知道他们的事了,故意瞒着我们,是不是?你看上去文文静静不多言不失语,背地里干这样的勾当,你是什么东西……”  我听到杨大叔这样在众人面前羞辱我,我的脑子里如同驻扎了一窝马蜂“嗡嗡嗡……”乱叫。杨大叔依然在骂我,但我什么都听不清楚,只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躲避我的羞愤,我多么的不服,多么的委屈,我抬起眼皮看到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骂我,我听到这样的声音像响雷一样击在我的心头,击的我的自尊支离破碎!  我回到家里委屈的话没有地方说,只好对我老公说说,他怪怨我没有反驳杨大叔,他说我没有反驳就是承认自己对李晓与俏俏的事我“拉了皮条”。我说:人在冲动的时候不要去与他人争辩解释,反而显得自己没有底气。从此,杨大叔再没有和我说话。  俏俏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杨大叔宁愿生在家里都不让嫁李晓,说什么生下来他要掐死扔了。这样的话传到李晓的耳朵里,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找到我说有什么办法,我真的不敢发言了。李晓在我家唉声叹气,我还是忍不住出了主意:“古人常常说人挪活,树挪死,你有本事带俏俏离开这里生活,不过你要对俏俏好,一定要好,哪怕乞讨为生你都要让她先吃饱你再张开!”李晓听了我的话茅塞顿开,带着几分感激:“谢谢,谢谢!谢谢小雨!我记住你的话,我会一辈子对俏俏好,会向对待孩子一样爱她呵护她!”  商量好要带俏俏出走,又没有办法通知俏俏,杨大叔看的很紧,李晓没有一丝接触俏俏的机会,还是缠着我给他想办法通知俏俏,我很为难,杨大叔和我都不说话了,我怎么去通知俏俏,我搜肠刮肚想不出办法,正好我老公给我和孩子买回了一大包水果。哦!有办法了,我赶忙写好了纸条藏在兜里,包了一些水果到了杨大叔家。  我敲开了杨大叔家的门,杨大叔看到是我,他走开了。杨大婶还有点人情地说:“小雨,进来吧。”我开口了:“大婶,我给你提了点水果,他刚刚买的。”我说着放在他家的茶几上。杨大叔斜过眼瞟了我一眼,我顿时觉得背后一股冷风吹来,打了一个急灵,哦!我像做贼一样心惊胆战,手伸进衣兜里摸住纸条,不知道怎么送出去。杨大婶对我说:“小雨,坐下吧。”我“哦”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杨大叔看到我坐下,他起身出去了。是不想看我的原因,还是讨厌我的原因?我的心里却暗自高兴:哦!有空了。我对杨大婶说:“大婶,有开水吗,我渴了。”杨大婶站起身:“有,小雨,你坐,大婶给你去倒开水。”我故意支开杨大婶,我看向俏俏她穿了一件宽大的花格子上衣,无法遮挡他臃肿的身子,她目光呆滞,我悄悄叫了一声:“俏俏。”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就是看着,看着,眼睛里流下了泪水。我故意拿起一个苹果走到她身边,顺便掏出了纸条一齐放在俏俏的手中,我的眼睛紧紧对着她,俏俏手里握住纸条立即明白我去她家的目得,她背过身藏了纸条啃起了苹果。 共 1001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医院
治疗羊角疯哪里好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湛江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惠州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骨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扬州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镇江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泰州骨关节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骨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白内障医院哪家好 宁波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眼底医院哪家好 丽水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黄冈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保定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本溪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本溪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丹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锦州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营口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阜新病理科医院哪家好 辽阳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辽阳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盘锦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铁岭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小儿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淮南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淮南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马鞍山儿科医院哪家好 亳州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池州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全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成瘾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鹰潭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来宾全科医院哪家好 崇左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兰州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天水室缺医院哪家好 庆阳儿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临夏其他医院哪家好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