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荷塘我的一次媒婆经历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7:29: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李晓与老婆开着‘宝马’清明回来为老丈人上坟,他见到我笑着说:“小雨,好多年不见了,你还是那样年轻。”多年不见的朋友见面这样的话是对无情岁月的留恋。   我笑着说:“你也好年轻,你吃了长生不老药,还是吃了唐僧肉!比我更年轻!”  他听后爽朗地笑起来,笑得啤酒肚上下颤抖:“喝过墨水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幽默好听。”   笑过后我问道:“回来住几天?”  他手叉住圆鼓鼓的腰叹了一口气:“就两天的时间,公司离不开,准备把俏俏她妈妈一起接走,留下老人一个人住不放心。”他说着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边点燃。   我接口了:“是啊,你丈母娘就俏俏一个宝贝女儿,你当年‘机关算尽’‘抢’走了老两口的心肝。”   他听到我的话吸了几口烟,吐出一个个雾圈,眯着眼睛又笑了起来:“哈,哈哈……说我‘抢’俏俏,你还是‘帮凶’。”   我们都笑起来,笑声带我回到二十年前:  我是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女人,周围邻居有什么需要书信的材料都来找我,什么申请书,起诉书,因为我免费,年青男女更喜欢找我写情书,我乐意做的就是为他们写情书。每每写情书心中就充满生活的激情,与我同龄的李晓来找我,要我给他写情书,我问道:“你有对象了?”   他微微笑了笑,“是啊,有了。”我追问道:“哪里的?是小家碧玉还是大家闺秀,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他神神秘秘的抿嘴笑了,嘴角上扬:“不告诉你,你写就可以了。”  他神秘的表情我更加好奇,想知道这个又穷又年龄大的李晓谁能看上他,我故意板着脸:“你不告诉我,我不给你写,一边去。”   他听到我的话着急了,看看左右,声音低低地说:“是俏俏!”   我的心里大吃一惊:天!俏俏是我的邻居杨大叔的独生女儿,她只有十八岁,整整小李晓八岁,杨大叔能同意吗?  杨大叔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也是一个爱整洁的人,时常穿一身银灰色的中山服,很整洁,很得体,他喜欢与人开玩笑,下巴留着够两寸长的胡子,腮边刮得干干净净,没有一根杂胡子,人们送了绰号“开心老山羊”,有空的时候人们都到十字街唠嗑,杨大叔常常对李晓开玩笑:“李子,你多大了不问你妈妈要老婆去,叫我一声爷爷我给你介绍一个老婆去,叫……”他揪住李晓的耳朵,笑得山羊胡子快乐地弹奏着下巴,李晓陡然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笑着抱住他的腰,他毕竟五十多岁,力气不及李晓,李晓一只手抱着他的腰,一只手揪住他的山羊胡子:“哞,哞……叫,快叫……叫几声让大伙听一听。”李晓揪住他的胡子他呲开白生生的牙齿嘴咧的下巴要钻到脖子里:“好,好,李子,我叫,叫几声就放开我!”杨大叔被李晓向后抱得站不稳脚跟,身子完全落在李晓怀里,还是满脸笑容:“我叫了,你们听好,哞,哞……”叫起来,逗得人们笑得仰前合后,更是那些女人们笑得拍着大腿:“李晓:揪住不要放了杨大爷,多叫几声……”  ……  我真的惊呆了,看着李晓:“你是不是糊弄俏俏,她在我们面前还是孩子?”   他听了我的话啧了啧嘴:“你说哪里话了,我真的喜欢俏俏,俏俏是小我八岁,可是爱情不受年龄限制,你写吧,这是我一辈子的大事,你行行好给我写吧!”   我踌躇了一会还是给他写了一首这样的诗:  《亲爱的宝贝》  爱上你是我的荣幸  牵着你的小手我灵魂仿佛重生  宝贝——  你在我荒漠的心壁  植了一片蓝天  润泽了我的世界    人世间少不了的是爱  缺不了的是情  因为我爱上你  生活不再冰冷  因为我爱上你  身影不再孤单  走近你的身旁  看到你美丽的脸庞  温暖在心间流淌  沁入心房    听到你夜莺的语声  就感觉到心跳的欢欣  爱——溢于言表  心——相互知交  我们心怀坦荡  泽演爱的痴狂  从此我的心  追随你丝丝毫毫  盼望我们暮暮朝朝    亲爱的宝贝  ——嫁给我  做我一生一世的新娘  我写好了,不情愿地推在他面前,他拿起看了看,高兴得一双浓眉飞起来,方口张了几下:“太好了,太好了,谢谢田先生!”   我当时心里哪有心事听他的恭维,一直想杨大爷一定不会答应把独生女儿嫁给你,你小子追求杨大爷的女儿就是人们口中常常说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二)  半年后,李晓突然又找到我,央求我去给他说媒,理由是杨大爷和我是邻居,杨大爷喜欢我们夫妻,我真的很为难,李晓的优越条件,就是人长得很帅,家庭却穷空,家中兄弟五人,他是小,父母为哥哥们成了家已经是家徒四壁,片瓦无存,连住处都是借别人家的空房子,这样的条件我怎么对杨大爷开口,不是找烦恼挨骂吗?我没有答应他。谁知他拉住我的手:“小雨,你是明白人,实话说了吧,俏俏已经怀孕了,三个月了,只有麻烦你去说一说,让杨大爷同意俏俏嫁给我,只有你和杨大爷说妥当,再没有合适人选,我很爱俏俏,我的心里都是她,已经离不开她!”  我甩开他的手,无法接受他给我出的难题,我淡淡地说:“你这是先斩后奏,我可开不了口,杨大爷的家庭你也知道,你的家庭你更清楚,你哪一点配得上俏俏,就是长得人模狗样的……”我说着忍不住笑了。  他随着我笑了:“你是答应了?”他渴望的眼睛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为了俏俏肚子里的孩子我去试一试。”  他听到我的话又握住我的手:“谢谢,谢谢!”他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从他的每个细胞倾泻下来,他大声唱起了流行歌:有爱的日子就是好!他的歌声随着他的心激动着,他的高兴已经不能用我们浅薄的语言来表述,似乎周围的气氛在他的歌声中跳动着欢畅!  我其实是不善言辞的人,到了杨大叔家我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开口,主要原因是这样的媒婆我做得有些离谱,男方落魄到尿尿就搬家的地步,谁家的女儿愿意嫁。我坐在沙发上怎么都开不了口,杨大婶给我拿了水果倒了水,放在我面前,我心里慌得很,矛盾得很,走吧!已经答应了李晓,不能食言;不走吧,无法开口。为了掩饰我的不安,拿起一本书装着看书。   杨大叔坐在我身边开口了:“小雨,北京作家进修班你去不去,不去太可惜了。”   我听到杨大爷的话放下了书,“我是想去,他不支持我去。”   杨大婶说话了:“小平是怕你去了不回来,外面花花世界怕你经不住诱惑,还是不要去了,女人要本本分分守家就好,写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干什么,你到哪里都找不到小平这样对你好的男人,就是以前家底穷了点,现在都过好了,人不怕底子穷,就怕没有志气,小平有志气。”  我听了杨大婶的话我鼓了鼓勇气:“大婶说的对,古话还说‘嫁女泽良婿,不看财礼’,李晓喜欢俏俏,您们二老成全他们吧!”  杨大爷与杨大婶听了我没头没脑突然的话,如晴空劈了一声炸雷惊的相互看了一眼楞住了,杨大叔的眼睛瞪的如羊眼睛要蹦出来,手指着我:“小雨,你说什么,再……再说一遍!”  “李晓喜欢俏俏,要我对您和婶婶说……说一说。”我结结巴巴了。  杨大爷站起来,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小雨,你原来是当媒婆,李晓给你什么好处了,你不知道李晓的具体情况,俏俏怎么可以嫁李晓,年龄悬赏不说,自己都‘窜房檐’你让俏俏嫁李晓?亏你说得出口……”杨大爷歪过头对着我,吓得我心都要跑出胸腔,低下头不敢开口。  杨大婶也是满脸乌云密布:“小雨,再不要提这样的话题,俏俏还小,现在不打打算嫁人,今天的话就当你没有说我们没有听到!”  我站起走出了杨大爷的屋子,杨大叔大婶谁都没有理我,我心里明白他们生气了,以前去了走的时候老夫妻都要送我到大门外,这一次谁都没有理我,我的心里暗暗说:杨大叔杨大婶啊,你们自己的女儿自己不了解,‘还小,还小’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小了,这个打击到时候你们可要顶住——    (三)  我从杨大叔家出来不大一会功夫,李晓来了,急急忙忙喘着气问我:“怎么样?”   我没有说话看看他,他看到我一脸不开心,他明白了八九分,低下头坐在我家沙发上,手不住地挠头,我开口了:“你说怎么样,我碰了一鼻子灰,现在脸上都火辣辣的!”  他突然放下手对着我:“你没有说俏俏怀孕了?没有说他同意了我卖血都给他凑一万财礼……”  我伸出手:“李晓,打住,打住,我没有说这些的勇气,再说我敢说俏俏怀孕吗?那样杨大叔要吃了我,认为我让俏俏怀孕了,我可不敢了,你再找高手吧!”我推诿他。  从此以后,杨大叔再没有与李晓开玩笑,见了面都躲着走,眼看俏俏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杨大叔与杨大婶全然不知,有个多嘴的婆姨对杨大叔说了,杨大叔依然不相信,要杨大婶带俏俏到医院做B超:胎儿已经四个月了。  杨大婶当天带着俏俏回到家里,告诉了杨大叔俏俏的情况,杨大叔当即暴跳如雷对杨大婶大发脾气:“带她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做了再回来,留下干什么……光彩?”  杨大婶说了一句:“医院不给做,孩子都大了有风险……”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杨大婶的脸上,“都是你养的好女儿,医院怎么就不给做了?明天再去!”  “我不去了,不去了,再想办法!”杨大婶刚刚说完,杨大叔拉起在一旁吓的气都不敢大声出的俏俏:“走,我带你去做了,走……”  俏俏往后退,哭着往后退:“爸爸,我不去,我不敢去!”  我正在家里看书,听到杨大叔家里吵吵闹闹,有女人哭的声音,我心里预感就是杨大叔知道俏俏的事闹事了,我扔下手中的书趿拉了拖鞋跑了出去。  杨大叔家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很多,我搬开人群看到眼前的一幕吸了一口凉气:杨大叔手拉着俏俏的胳膊,气得山羊胡子不住地煽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中了枪炮的狮子发飙。  “走,走……”杨大叔往外拉俏俏,杨大婶同样拉俏俏,她是往回拉俏俏,我看向杨大婶,她鼻子里不断地流鼻血,显然是挨了杨大叔的耳光,眼前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劝导杨大叔,都怕说错了话,有的女人们“啾啾……哗哗……”在一旁耳语偷笑,好似都在看大戏一样热闹。  “杨大叔,你冷静冷静,你这样能解决什么问题?这样下去俏俏出了事,受害的还是你,您都土掩脖子的人了遇事还这样冲动。”我看到杨大婶哭得可怜,说了这些话,我从杨大叔手里拉开俏俏,杨大婶慌忙将女儿带回了家,关上了门。  杨大叔瞪着我,他没有说话瞪着我,眼睛变换着凶光瞪着我,那眼神像要喷出火焰一般!  “你原来早就知道他们的事了,故意瞒着我们,是不是?你看上去文文静静不多言不失语,背地里干这样的勾当,你是什么东西……”  我听到杨大叔这样在众人面前羞辱我,我的脑子里如同驻扎了一窝马蜂“嗡嗡嗡……”乱叫。杨大叔依然在骂我,但我什么都听不清楚,只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躲避我的羞愤,我多么的不服,多么的委屈,我抬起眼皮看到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骂我,我听到这样的声音像响雷一样击在我的心头,击的我的自尊支离破碎!  我回到家里委屈的话没有地方说,只好对我老公说说,他怪怨我没有反驳杨大叔,他说我没有反驳就是承认自己对李晓与俏俏的事我“拉了皮条”。我说:人在冲动的时候不要去与他人争辩解释,反而显得自己没有底气。从此,杨大叔再没有和我说话。  俏俏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杨大叔宁愿生在家里都不让嫁李晓,说什么生下来他要掐死扔了。这样的话传到李晓的耳朵里,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找到我说有什么办法,我真的不敢发言了。李晓在我家唉声叹气,我还是忍不住出了主意:“古人常常说人挪活,树挪死,你有本事带俏俏离开这里生活,不过你要对俏俏好,一定要好,哪怕乞讨为生你都要让她先吃饱你再张开!”李晓听了我的话茅塞顿开,带着几分感激:“谢谢,谢谢!谢谢小雨!我记住你的话,我会一辈子对俏俏好,会向对待孩子一样爱她呵护她!”  商量好要带俏俏出走,又没有办法通知俏俏,杨大叔看的很紧,李晓没有一丝接触俏俏的机会,还是缠着我给他想办法通知俏俏,我很为难,杨大叔和我都不说话了,我怎么去通知俏俏,我搜肠刮肚想不出办法,正好我老公给我和孩子买回了一大包水果。哦!有办法了,我赶忙写好了纸条藏在兜里,包了一些水果到了杨大叔家。  我敲开了杨大叔家的门,杨大叔看到是我,他走开了。杨大婶还有点人情地说:“小雨,进来吧。”我开口了:“大婶,我给你提了点水果,他刚刚买的。”我说着放在他家的茶几上。杨大叔斜过眼瞟了我一眼,我顿时觉得背后一股冷风吹来,打了一个急灵,哦!我像做贼一样心惊胆战,手伸进衣兜里摸住纸条,不知道怎么送出去。杨大婶对我说:“小雨,坐下吧。”我“哦”了一声坐在了沙发上。杨大叔看到我坐下,他起身出去了。是不想看我的原因,还是讨厌我的原因?我的心里却暗自高兴:哦!有空了。我对杨大婶说:“大婶,有开水吗,我渴了。”杨大婶站起身:“有,小雨,你坐,大婶给你去倒开水。”我故意支开杨大婶,我看向俏俏她穿了一件宽大的花格子上衣,无法遮挡他臃肿的身子,她目光呆滞,我悄悄叫了一声:“俏俏。”她看着我没有说话,就是看着,看着,眼睛里流下了泪水。我故意拿起一个苹果走到她身边,顺便掏出了纸条一齐放在俏俏的手中,我的眼睛紧紧对着她,俏俏手里握住纸条立即明白我去她家的目得,她背过身藏了纸条啃起了苹果。 共 1001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治癫痫医院
治疗羊角疯哪里好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装修日记 微信小程序开发公司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