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空白少年盗窃被抓DNA鉴定找到家人也找到案底

2018-11-08 10:36:44
“小健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因实施犯罪时系年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6月7日,宁乡县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未成年人盗窃案,这个叫小健的少年,在2016年12月23日因砸车窗盗窃被抓,终被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元。 这个自称17岁的少年,此前因身份信息空白让各方头痛不已。尽管小健的骨龄鉴定是18.2岁,承办检察官还是认为应按17岁处理,从轻或减轻处罚,并积极帮助小健寻找亲人。让人意外的是,检察机关终决定对小健提起诉讼,原因则要从帮助小健寻找亲人时采样的DNA说起。 为了帮小健找到家人,宁乡县检察院的徐康莉帮他发布求助信息。在贵阳市、昆明市公安局协助下,贵州兴仁县公安局向宁乡县检察院发函,称辖区居民岳某某经辨认,核查信息照片中的人就是他的亲侄儿小健,其父亲已过世七年。小健还有一个弟弟,今年14周岁。岳某某等亲属寻找小健多年未果。岳某某向警方提供了他的个人照片和小健弟弟的照片。 为顺利帮助小健核对身份信息,也为其落实户口提供依据,4月5日上午,经宁乡县检察院安排,岳某某和另一名亲属在宁乡县看守所内与小健相见。同时,宁乡县检察院请宁乡县公安局协助,对小健和岳某某的血液进行取样,进行DNA比对。两天后,检察官向双方公布鉴定结果,岳某某与小健确为亲属关系,岳某某系小健的伯父。岳某某称,会凭鉴定结论尽快回贵州为小健落实户口身份。 4月7日,经宁乡县检察院决定,对小健取保候审,让小健回去认亲,同时落实身份信息。 让人意外的是,小健的DNA帮他找回了家人和身份,也让公安机关发现,这并不是小健次砸车盗窃。 徐康莉介绍,长沙市公安局把小健的DNA进行入库比对后,发现他有过类似的违法行为。经过与小健核实,并调取相关判决,检察院终对小健做出起诉决定。 6月7日上午,站在庭审现场的小健与几个月前相比,黑了也瘦了。此前,小健正在贵州学习挖掘机。因为案件开庭,小健不久前才从老家赶了过来。记者周凌如实习生刘鸿伟通讯员赵婵娟 对话 想修一间属于自己和弟弟的房子 在伯伯家待了十多天后,小健说他选择出去找点事做。他选择了学习开挖掘机。记者通过与小健交流得知,小健的这个决定与爱好无关,只是因为“听说这个赚的钱比较多”,他想努力赚钱照顾自己的弟弟。这也成为这个17岁的少年心中新的责任。 “老家的变化太大了,和我记忆里完全不一样了。”提起回家的生活,小健很感慨,尽管回了老家,但日思夜想的爷爷已经去世,曾埋怨但也想念的父亲也去世了,的弟弟早已跟着别人外出打工。 提起家人,小健的情绪低落了许多。他告诉记者,从伯父口中他得知弟弟是在孤儿院里长大。原来,小健的弟弟在小健离开昆明后不久也从家中逃出,但被父亲找了回去。因小健的父亲有毒瘾且经济拮据,感到无力再抚养小儿子后,便将家里的地址和伯父的名字告诉小儿子。之后,小健的弟弟独自一人跑去了火车站,后被人送至派出所,因为他能准确说出这伯父的住址等信息,他被送回老家。当时,伯父家已有四个孩子,因没能力再多抚养一个小孩,只能将小健的弟弟送到孤儿院。“其实我弟弟被送到孤儿院后,我父亲也回了老家,但他后来因为吸毒去世了。” 因回家时间短,小健还没和在外打工的弟弟见上一面,兄弟二人只能通过电话交流,但这已让小健感到很满足。 小健说,他现在希望能够学点技术,多挣一点钱,然后在伯伯家旁边修一间他和弟弟的房子,有一个他们自己的家。 “我想好好照顾我的弟弟。”说到这,小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眼睛更亮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