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神目风 第四三一章 以命相争

时间:2019-10-12 23:35: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神目风 第四三一章 以命相争

“九阳!”

沐风一声暴喝,九颗在黑夜中散发万丈光芒的旭日呼啸而出,砸向对面的十五位术王!

轰!那十五位术王纷纷出手,强横的神通直接击爆了沐风的九阳。

但那十五位术王的攻击也在漫天烈焰之中崩溃!沐风的术元之凝实,早已今非昔比!

沐风的丹田之中,神元与术元并存,而神元极具攻击性,使得沐风的术元凝练了不少!

“血灵之刃!”

十位血剑宗的术王结印施展出了同一招,血灵结刃,十柄具有灵性的血刃对着沐风激射而来!

砰砰砰!沐风的双拳化成了磐石,借着风之力滞空,将十柄血刃一一击溃!

但那并不是普通的术元凝形,而是血灵凝形!

它们爆散成漫天精血之后,又再次聚成血刃,盘旋在沐风身边,伺机而动!

“动手!”下方,秦宇一声低喝,龙武八杰瞬间冲向高台之上,化身撼天麒麟,要救下徐半眉!

而杨铸则是瞬间爆发燃血三玄变,轰的一声将地面踏出一个大坑,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发射了出去,冲向夏渊!

“黄灵,你用你的毒气弹将这五万大军隔离在战场之外,他们要是拉起弓弩来,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剩下的只有秦宇和黄灵,秦宇要留在这里,以无尽冰封拦住血剑宗的术皇。所以压制五万大军的重任就交给了黄灵!

但显然事情没有那么顺利!

即使魏军的术王和术皇都已经有了对手,可他们还有数十名术帅!

他们好像事先就被下了命令,一直隐伏在大军之中,黄灵一开始表现出要隔离战场的目的,他们就立刻冲了出来!

“步兵后撤!铁甲军上前,弓弩手准备!”

果然,秦宇的担忧成真,夏渊果然早有准备!

一万铁甲军浑身披着精钢战甲,将高台方圆五十丈围了起来,并且高举一面巨大的钢盾,将他们自己和穿插他们其中的弓弩手保护了起来!

该死...铁甲军果然名不虚传!

秦宇眉头紧皱,现在黄灵被几十个术帅拦了下来,虽不至于战败,但一时间也脱不开身!

若真让这数千弓弩手万箭齐发,沐风四人都难以自保,更别说龙武八杰!

毕竟术元是有限的,施展出防御神通的话,每挡下一支弓弩,都要消耗术元,所以他们不可能在箭阵中撑多久!

而夏渊既然早有准备,魏军就绝对配备了充足的箭矢!

“来了!”秦宇还没来得及细想,刚刚被沐风的修罗门神通引到南边军营去的术皇已经杀回来了!

秦宇瞬间就紧张了起来,虽然他们几个拜在四怪的门下,学了不少强大的神通,以至于他们的战力,根本无法以几人敌来衡量!

但要让秦宇独自拦住一位血剑宗的术皇,秦宇自认自己绝对办不到!

“小子,你不是脑子被炮弹炸过吧?”

果然,秦宇一升空将那血剑宗术皇拦下,那人就满脸地不可思议。

哎...有这么一个兄弟...连命都要短几十年...

秦宇暗自叹息,他向来镇定,处在任何情况,脑子都能迅速分析当前的境况。

但秦宇经过迅速分析之后,自己升空而起将面前这人拦截了下来,有九成的几率是被直接打死,一成的几率是重伤最后不治身亡...

罢了...少年嘛...就该快意恩仇...要我眼睁睁看着徐半眉被杀,我也做不到!

“喂!你是被吓傻了吗?”

那血剑宗术皇竟然有这个闲心关心起秦宇来,恐怕他是对夏渊有绝对的信心!

“喂...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赌我能不能扛住你一成力量的攻击?”

秦宇嘴角一勾,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小白脸中年人话很多,好像...有点生机...

“打赌?你个小娃娃倒是有趣!”那中年人听完就笑了,不过反正夏渊没给他安排什么任务,他陪秦宇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行!你输了的话,回去给我当徒弟!不过我怕你跑,你得先给我当几个月的血灵容器!”

那中年人一口应承了下来,竟是对秦宇的资质起了兴趣!

也对...未成年的术王,在四大国也是如同龙武八杰这般的人杰了...哎...原来优秀也能救命...

秦宇郁闷地点了点头,这样看来,貌似不用死了...只是要被人掳回家好好教导罢了...

“那你输了的话!又当如何?”秦宇开始给这术皇设陷阱,因为他说的是一成力量攻击!

凭秦宇的岚盾符,加上寒冰铠甲体阵,再加上冰神决,他就不信他当不下术皇的一成力量!

沐风当初不过是术帅巅峰的时候,在洞天秘境了,就挨了一只术皇晶魁的全力一击!而且只是重伤而已!

“我?哈哈哈...”那中年人仰天长啸,秦宇仅仅只有术王初期,又不是术王巅峰,在他看来他根本就没有输的可能!

“既然是打赌,自然要有双向的赌注!”秦宇的身体在风之翼的作用下浮浮沉沉,但却稳健无比,只是这在术皇的眼中,并没有什么用。

“好好好...我知道你们是想救那个徐半眉,我输了的话,我立马转身离开!”

那中年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根本没有把秦宇放在心上,倒是有些担心会把秦宇给打坏了。

沐风...我所能做的,就是拖住这个术皇了...为你多争取一点时间了...

秦宇没有回头观望,但后方不间断传来的巨大的声响,让秦宇知道,沐风正在与十几个术王激战!

“寒冰铠甲!冰神决!”

寒气呼啸而出,秦宇的身上瞬间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甲,冰甲之外又被一层蓝色的光影铠甲覆盖。

只是在光甲之外,又覆盖上了一层冰霜。

沐风说过,四神决的真正样貌,不能让外人看见,所以秦宇三人早就习惯施展四神决的时候,多加一层掩饰。

“好了吗?”那血剑宗术皇饶有兴致地看着秦宇,对他越来越满意。

真不知这样的人杰,怎么会流落在混乱之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那血剑宗术皇的眼神之中满含渴望之色,他已经可以想见,日后自己师凭徒贵,在血剑宗的地位节节拔高的情景了。

“等等!”秦宇说着,又凝聚出了一面巨大的寒冰盾牌,竖立在自己的身前。

而且,借着冰盾的遮挡,秦宇单手迅速挥舞了起来,一道道岚盾符落在了冰盾和自己的身上。

“来吧!”一连画了二十张岚盾符,秦宇才停了下来,双手死死地抓着冰盾,准备硬抗术皇一成力量的攻击。

“好!老夫本是火元术士,但为了不欺负你,就不施展属性相克的神通了!”

那血剑宗术皇说着,右掌缓缓升起,直到掌心对准了十丈之外的秦宇。

咻!一束红光贯空而过,那血剑宗术皇竟然施展出了攻击力集中于一点的攻击,这是秦宇没想到的事情!

他本以为这血剑宗术皇不会以强欺弱,会施展出规模较大的神通!

该死!他定然是怕弄死我,就想只创伤一点,不至于让我重伤致死!

事已至此,秦宇只能硬撑着!

砰砰砰砰!蓝光爆闪,然而这些岚盾符在那束红色光线面前就好像一张张纸一般,竟然完全没办法阻止那术皇的一成力量攻击!

咻!秦宇面前红光一闪,那束红色光线就洞穿了加持十几张岚盾符的冰盾,又摧枯拉朽地穿透了冰神决和寒冰铠甲!

“噗!”血剑宗术皇没有下死手,秦宇的左肩锁骨下被红色光线打出了一个血洞,却没有性命之忧!

“哈哈哈...你个小娃娃何必自讨苦吃呢?”血剑宗术皇仰天大笑,正想取出身上的丹药给秦宇疗伤,秦宇却出声了。

“你...高兴什么呢?”秦宇喘着粗气,那束红色光线乃是血灵所化,有极强的腐蚀性,使得秦宇剧痛不已。

“什么意思?”血剑宗术皇眉头一皱,还以为秦宇想要耍赖。但转念一想,秦宇区区一个术王,在他的面前又能兴起什么风浪?

“你刚刚可能误会了.

..我们的赌约是,赌我能不能扛住你一成力量的攻击,而不是能不能防住你的一成力量攻击!

你一击打过来了!我还站在这里!难道不是我赢了吗?”

秦宇的脸色慢慢绽放出笑容,他的赌,可不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随便打的!其中的奥妙,全在一个“扛”字上!

“强词夺理!”那血剑宗术皇本想反驳什么,却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确实,扛住一击和挡下一击并不一样!

“哪里强词夺理了?咱们术士的肉身整日浸润在灵气之中,记性可绝不会差!术皇大人,该不会不记得我刚刚说的话吧?”

秦宇没有懊恼之意,他早就猜到,面前的这个人输了之后,不可能真的乖乖离开!

那样的话,恐怕他的术皇威严就要丢得干干净净了!

但秦宇不求他能离开,只想要多挡住他一会儿。

“不算不算!你刚才没有说清楚!你若是说清楚了,我怎么可能只施展这样一招!”

那血剑宗术皇果然打算赖到底,他若是真的这样离开了,日后叫他怎么面对夏渊这位血煞!

“行...那我也不占你便宜,我们再来一次!”

秦宇将左肩的伤口冻结,不让伤口继续溢血,便再次刻画起岚盾符。

“好!血灵大手印!”那血剑宗术皇正有些恼怒,对秦宇的些许好感也都没了,直接血灵化印,要以自己的一成力量,把秦宇打成重伤再带走!

轰!漫天冰屑飘飞,秦宇手中的冰盾被轰成粉碎,整个人也被轰出数十丈远!

但血灵大手印毕竟是以势压人的神通,攻击力比较分散,在最后关头竟被秦宇身上的岚盾符给挡了下来!

“噗...”秦宇被一掌震得七窍流血,比起当初沐风承受术皇级晶魁全力一击好不了多少!

“呵呵呵...”秦宇低笑着,身体摇摇欲坠,却还是支撑着悬浮在半空,“这回...你还有什么话说?”

“不算!”那血剑宗术皇双目怒睁,怎么都不相信秦宇竟然能挡住自己的攻击,但反正他已经反悔过一次了,干脆也就撕破脸皮!

“不算?那...再来...”

秦宇也不去与他争辩,争取时间刻画起岚盾符,再重凝冰盾和寒冰铠甲!

沐风...老子的命可交给你了...千万要在我被打死之前,把我带走...

秦宇知道,每一次沐风在乎的人,因他而受到敌人残害的时候,沐风都会狂怒不休。

因为...沐风再也不能忍受自己在乎的人,永远离他而去...

驻马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淮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上海癫痫病医院
驻马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淮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