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美洗脚妹刘丽参加两会关注底层

2018-11-06 09:16:25

“美洗脚妹”刘丽参加两会 关注底层

34岁的刘丽用并不娴熟的指法打开微博,收集并回复来自全国各地农民工们的建言。就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即将召开的这段日子,从工地、餐馆、菜市……劳动一线发来的短信和邮件络绎不绝。

刘丽本人也是位农民工,从事洗脚行业的工作,她同时还是全国人大代表。这位被人们称为“美洗脚妹”的代表,一年来为了提出有意义的议案和建议,走访了上千户农民工家庭,并公开联络方式,尽可能多地了解工友们的困难和需求。春节前她还连续蹲点一些工厂和车站,亲眼看到拖欠农民工工资和购票难的情况还是十分突出。

“今年两会上我将重点提一项建议:大龄打工者更需要帮助。”刘丽对新华社说。

她认为,城市中,大龄打工者往往承担着如环卫工、保洁等层、辛苦的工作,然而他们的自身利益得不到保障。

“大龄打工者因为年龄和学历问题,把就业机会看得很重,面对困难、自身权益受到侵犯时,他们往往选择忍受。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提高他们的工资待遇和社会保障,提供更多职业培训。”她说。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有各级人大代表270余万人,他们是通过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由人民群众选出来的,活跃在基层和方方面面,工作在各地,熟悉老百姓生活,了解中国国情。

他们通过深入调研,汇集民意,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推动国家重要政策的出台和实施。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国家权力机关。1954年中国召开了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标志着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中国的确立。

2008年农民工代表在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中次出现。

出生在安徽省阜阳颍上县偏僻农村的刘丽是家里的长女。为了供弟妹们读书,刘丽初一还没有读完就被迫辍学外出打工,先后做过服务员,当过保姆。1999年,她来到中国南方的厦门,进了一家足浴城当洗脚妹。

为了挣钱,她上完晚班,几张凳子拼在一起眯一会儿,继续上早班。她的手指关节早已变形,手心都长出厚厚的茧,完全与年龄不符。

省吃俭用,拼命挣钱,刘丽却把不少积蓄用来资助贫困儿童上学。这十余年的爱心坚守为众多贫困孩子改变了命运,而她自己的人生也改变了2012年当选厦门市人大代表,2013年当选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洗脚妹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说明了人大代表选举的普遍性和平等性,各个阶层、领域的声音,都能被听到。

“我一没读过什么书,二没参加过什么政治活动,去年来北京开会前,周围有人说‘你去也是充人数’。连我妈也说‘你就去听听吧,记得多拍几张照片回来就行’”,刘丽说,“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刘丽告诉,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后,阜阳市的组织部门、人大工作人员为她做了履职常识的培训。她还翻看了大量往届代表的议案。

“对人大制度了解得越多,越觉得自己身上的大。我这儿有全国2.6亿农民工的期望呀。”她说。

中国的人大代表不像一些西方国家议员那样是专职的,刘丽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每天的工作仍然是洗脚。她在为客人洗脚时常常注意倾听人们对社会的意见,有时还寻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作为代表,为了履好职,工作之余,她挨个走访城市边缘的农民工聚居区,了解实际的困难。“有时会碰壁,但更多时候人们很愿意向我反映情况。”她说。

去年两会上,刘丽提出了三个议案:国家应逐步打破农民工子女入学的户籍限制,让随迁子女和城市孩子一样享受同等义务教育;降低保障性住房申请门槛;尽快提高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报销比例,实现城乡医疗保险统筹。

会后,全国人大有关部门对她的意见一一予以回复,告知她这些方面国家已经做的工作和将要采取的措施。

在她和其他代表共同建言下,越来越多省市探索实施新农合异地结报。国务院医改办今年2月还宣布,大病保险试点今年6月底前要实现全国覆盖。安徽省一年来已基本实现进城农民工子女就近入学。

“这些工作推进的速度,比我想的要远远快得多。”刘丽说,“履职的第二年,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很多,有打工工友打来的,也有老家朋友亲戚捎话的,大伙儿让我把他们的声音带上两会。”刘丽说,“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通过全国人大这个平台,能让社会、政府更多关注到农民工这个群体,改善他们的生活。”(蔡敏、刘美子、田野)

原标题: “美洗脚妹”刘丽参加两会关注底层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防尘试验箱
装饰船
内外墙保温网格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