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拾人牙慧我也来看Twitter饭否和嘀咕

时间:2019-04-10 19:34: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拾人牙慧,我也来看 Twitter、饭否和嘀咕

Twitter 之于我的重要性就在于,就算身处穷乡僻壤,也可以胸怀天下,就算人微言轻,也能把声音传到千万里外别人的耳朵里,这是一种乐趣,更是一种被排斥在体制外的年轻人的姿态和坚持。@vvrabbit

饭否的立场仍然延续了早期Twitter的运营思路,通过用户提供的大量短时性和无主题的散碎内容来驱动饭否这个载体的正常运作。而Twitter 似乎已经背离了当初的初衷,在社会化媒体营销的新战场中愈来愈“迷失”了自己的方向,不过好在,在我看来这样的迷失更像是一种探索,是值得嘉奖的。@盗 盗

中国互联世界中娱乐为本的主导趋向,使得络在很多地方还很难说真正融入普通民的日常生活。因而,对于微博客服务而言,是否能够顺应民的使用需求是生存和发展的关键。Digu的解决之道即是,让微博客应用娱乐化。 via 嘀咕,娱乐化的中国式Twitter

在我看来,上面三段颇有深意的论断大体上已经区分出了Twitter,饭否和嘀咕三者绝大多数用户的价值取向,这种取向的不同驱动着不同人群在选择和使用着不同的微博客托管商提供的互联服务。而我,因为是需要的不同,游离在Twitter和饭否中间不能自拔。(饭否:@盗盗 ; Twitter:@盗盗)

我看嘀咕

当嘀咕的李松谈到要做一家彻底开放的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平台的时候,我当时就笑了;嘀咕那些几乎“与生俱来”却被贴上第三方开发者标签的应用真的就是嘀咕口口声声的彻底开放后的精髓吗?作为同个团队开发的、目的也是同为一个品牌服务的若干应用为什么就不能像Twitter或者饭否一样归档到自己的“Setting/设置”里面呢?而偏要搞出那么多花样儿去引导你的用户。这也许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嘀咕的创业团队对于自己的核心产品事实上缺乏基本的自信心,同时,他们还需要通过各种形式的公关战略来提高自身产品的知名度和不断制造自己的品牌神话,这是一个相当浮躁的表现。

嘀咕想做的是微博客吗?显然不是!从李松在公开场合的多次言论以及嘀咕的“关于我们”,我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似乎很忌讳使用微博客这个关键词,而公司所信奉的理念更是:“社会化媒体服务应该面向公众,覆盖所有终端和技术平台,极其易用,并对所有其它社会化媒体站开放!”没错!嘀咕看重的更多是Twitter在开放API后,跨越了传统络价值在长尾上引爆的流行点,说白了,嘀咕想做的是OpenSocial这样的一个平台,他们终可以无视用户的存在,但是在此之前的现阶段,他们也许因为暂时还想不出有什么能够像Twitter一样的产品快速积累用户信任的载体,于是,选择之。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嘀咕相对于饭否之类的互联服务而言,其的竞争优势就在于他太了解中国的民在想什么,需要什么了——娱乐化、明星化的战略路线简直太符合当前中国的互联基本国情了!

我看饭否

值得庆幸的是,几经波折的饭否终于又回归到正途上来,开始重新审视并承认了微博客的社会化媒体地位。而近期该团队开发的饭否榜单 、饭否拍拍 也在 Micro-Blog用户中也泛起了小小的涟漪。对于这些产品的诞生,我们必须承认,嘀咕对饭否无意识中所施加的压力占了相当一部分,这时候,我脑海中大致浮现出了这样一个场景:嘀咕崛起,饭否的整个团队开始警觉起来,某天执行例会,饭否的几个团队成员认真分析了嘀咕为什么在国内这样一个几近饱和的微博客市场能够异军突起,王兴同学拍案道——服务于核心产品的丰富应用!

要是直接论起饭否和嘀咕,谁在国内才是更具有领导地位的微博客服务(两家团队几乎都在不约而同的自诩),或者说谁在未来发展过程中更具有后劲,也许我个人就只能看好饭否了。Web2.0 所提倡的“文化”养成游戏,饭否似乎比嘀咕学习的稍微淋漓尽致一些:完全依靠技术和营销策略催生出来的流量对于2.0来说是不靠谱的一件事情,而唯有经受住寂寞和长期文化沉淀的Web2.0站才是具有商业价值的;还有就是,API说到底是开放给第三方的,你的产品只有在获取了用户的认同感,才能真正丰富起来。饭否也许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沉淀,而嘀咕则显得多少揠苗助长。

近,另外一件事情让饭否再一次站在了舆论的浪尖上,饭否也在号称完全的开放,但是终还是因为出于内心的胆怯和战略上的考量屏蔽来自嘀咕的API请求。这实在又是一次懦怯和缺乏信心的表现,我给饭否的意见,不必担心用户的离开,你会终发现流失走的用户是那些无法真正创造有益价值内容且在制作垃圾信息的非核心用户。

我看Twitter

毫无疑问,Twitter是迄今为止成功的微博客平台,它是一句话博客概念的,是实施开放API的开拓者以及坚持创新的领跑者。

然而,曾几何时,Twitter 在博客圈所引发的有关信息泛滥和刷新焦虑症的讨论在今天看来或多或少显得是在杞人忧天。我想说的是,Twitter的后微博客世代已经正式来临,毫无主题和趋于零价值的散碎内容如今正在大幅度的下降,取而代之的是能够引发用户去思考并口口相传的Retweet,这就使得你将有机会在Twitter无心插柳的社交体系中让世界倾听自己的声音,这是何等的创举!而另外一方面,微博客后世代来临的预兆还着重体现在——Twitter早已经不再是是朋友们之间进行实时交流的工具那么单纯,它成为了政要、企业和独立媒体进行社会化品牌营销的重要策略。

我向来喜欢对于那些已经在小众范围内趋于流行,但是仍然没能成为主流的互联事物做些“可能”“不切实际”的意淫(正是因为没有成为事实中的主流,所以才让我的意淫空间变得无限的不着边际);这一次,Twitter 的社会化媒体功效成为了我YY的对象。大胆的设想:Twitter与企业——用户不在主动寻求客服的帮助,因为企业正在Twitter中密切的跟踪用户的需求,当用户正在感慨,去XX地早的一趟航班是什么时候,XX旅游公司或者XX航空公司立马发来一条消息,2009年X月XX日上午XX:XX;在我眼中,这简直太疯狂了,Twitter正在极大的提高企业与客户对话的执行效率,缩短了彼此的响应时间。Twitter与搜索引擎——这是我目前正在体验的服务,Twazzup 成为了我继Google 和 Google Blogsearch 后第三个添加到自己Bookmarklet中的搜索引擎,是的,你一定大致可以猜测得出我对于搜索引擎选择的癖好,我不再满足和信赖机器给我推算出来的一大堆毫无价值的结果,我开始尝试性的去聆听用户的声音,对于自己完全未知的领域,我更倾向于依赖用户的口碑。

下面,我浅显的几句话(但是可能并不贴切)概述我眼中的Twitter,饭否和嘀咕的关系——

按照党章上的理论教育,如果,我是说如果,饭否是正处在进步的、富有活力的资本主义阶段的欧美国家,那么嘀咕则是已经超越了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并没有切身经历资本主义革命洗礼的中国,而Twitter 显然已经是提前进入梦幻的共产主义的国度。在这里,事实同样告诉我们,谁也不能说社会主义国家的体制就一定要优越于资本主义,更何况是一个为数不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的中国;但是,不管怎样,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将铁定终回归于共产主义。至于马克思他老人家有没有能力在19世纪初就料想到在共产主义后期是否还有另外一种更为优越的社会制度去取而代之则不得而知了。

@oxygen:博客的风格不变,只是偶尔感慨颇多的时候发点小小的牢骚,毕竟写这样的文章我并不拿手,这比我写产品介绍会要死更多的脑细胞。我现在Twitter和饭否一起用,上面说了,价值取向不同,导致我选择不同的平台发布不同的内容。

@周超:选择了具有代表性的。嘀咕和叽歪应该同属一类,娱乐型。虽然滔滔的alexa要远远排在饭否、嘀咕之前,但是,它的用户品性决定了他不具备微博客的参考价值。所以忽略掉了。

我不赞同博主对于嘀咕团队对核心产品缺乏基本的自信心的“或许”判断。我认为,或许,这正是嘀咕创业团队对与在中国开展微博客服务前景的一个正确的市场判断,而这个前提是,对所谓的这个核心产品功能的正确认识。在中国,只有迅速增加流量才有可能让足够多的人驻足、审视,如果产品、周边产品足够吸引人,他们会留下来,至于是用什么手段,这涉及到受众群体的判断,另外的事了。

“这实在又是一次懦怯和缺乏信心的表现,我给饭否的意见,不必担心用户的离开,你会终发现流失走的用户是那些无法真正创造有益价值内容且在制作垃圾信息的非核心用户。”

实在难以苟同这句话里的大部分信息,或许这句话的意思是离开的都是非核心用户。我对修饰成分感到难以认同,当然,我知道这里是您的私人博客。

不知道博主的垃圾信息意指为何?因为这是微博客,普通人制造的什么是垃圾信息呢?博主在对微博客是采取何种态度?

我是来获取信息和发布平常的做作业感悟的,所以,在我看来,饭否上绝大部分都是无有益价值内容和制作垃圾信息的非核心用户,实在是令人发指,难道这批人除了加好友就没其他的事儿干了?

如果您也是在微博客上获取有益信息的,我认为,您的那段话只能是个人观感、个人经验,不具有客观的效力。

我的意思是,这实在只能是个人观感而非客观事实。我三家都使用了1个月左右,我的个人观感是:twitter上,有益价值的内容多;嘀咕和饭否上彼此彼此,饭否上有东东枪也仅此一个东东枪。我觉得嘀咕和饭否这类微博客没什么粘性好说的,用户的忠诚度不会很高。博主在嘀咕上可能看到了很多没价值的,我在饭否上看到很多没价值的,我们都没立场来说:它发展的好,它在正途上,它有潜力。说这些话,需要第三方数据支持,您可能看过了,但是我在文中没感觉到这一点,能不能分享一下?

对于嘀咕和饭否,我个人认为,他们的前途,半斤八两,看谁能在近期吸引到有价值的信息源,谁能在近期获得用户流量,我认为这是相对而言重要的。或者说,谁能判断清楚中国的民需要什么,这是重要的。其他的要求,在我看来属于侈谈了。

这篇文章写很不错 在My Twitter上面推荐了 微博客我一直只坚持用twitter 主要是懒得去做那么多的重复更新 让自己陷入疲劳的更新之中

话说饭否封闭嘀咕api请求的事情,我认为倒是有隐情,嘀咕这个团队路子很野,或许饭否不想帮他炒作而已

@佐助很久没登场了:感谢你精彩的回复。

首先,我极其认同你的“在中国,只有迅速增加流量才有可能让足够多的人驻足 ”,但是,你不觉得这样的站终很难真正实现自我的价值吗?!他们看重的只是流量、金钱和VC的关注,我觉得这不应该是一个坚持做好站的程序员应该具备的心理;我并不是说WEB2.0并不需要金钱来渲染,但是我更欣赏那些成立初期凭借自己的想法去做站的程序员,后期才开始尝试商业运作的;而不是反过来的。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这是我私人的博客,里面所有的观点仅仅代表我个人的想法,仅此而已。我不是艾瑞,我手头上没有那么多确凿的数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绝大多数的内容出自于我个人所看到的现象,因此内容感性的居多,当然,我理解的感性是建立在理想基础上作出的个人眼中的客观公正的评价,在这方面,我可以做到问心无愧。如果有误导读者的地方,还请大家彼此谅解。

PS,近火影的剧场版佐助登场了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设计观点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