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轻舞憨憨一家和他们的花喜鹊战争散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08: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憨憨,什么时候订亲呐,想着请我喝喜酒啊!”  走在村路上,二混子皮笑肉不笑地打着不闲不淡的招呼。  “早着呐,到时候一定请你!”憨憨心里说:订婚也不请你,看你那两只色迷迷的小贼眼,恨不得把漂亮姑娘全夹在眼里带回家,活该你一辈子打光棍。  说起了定亲,憨憨又想起了他舞弄了一春一夏的那片高粱地。去年年跟底的时候,娘给媒人陈快嘴花了不少钱,才算给自己定了一门亲事。对方说了,要一万块钱的礼金。爹娘把这几年的家底划拉划拉,除了整修新房、办婚礼的钱外,还差三千多块钱。  老两口琢磨了三天三夜,托人找关系,才算和县里“醉红颜”酒厂签上了合同,秋天卖给酒厂一万斤高粱,不管市场行情,每斤按八角算。这样办婚礼还能宽绰些。但这个合同也规定了:如果憨憨一家秋天交不上高粱,就算违约,还要赔给酒厂两千块钱。为了落得个心里有底儿,憨憨的爹倔杆子咬牙跺脚签了这个合同,将自家西山坡上原来种玉米的地全部改种了高粱。  为了这块打了高粱卖钱为自己定亲的高粱地,憨憨这一春一夏可没少下了功夫,每天累得鳖犊子样,回到家里趴在炕上直哼哼,就连老爹倔杆子也没少挨累。春上买了的种子和农家肥,地耕得松松软软的,就像娘蒸馒头发出来面。种子下地后天天去看着。即使头一天累得半死,可每当第二天看着高粱苗一天天长高,看着高杆子窜出一人多高,杨花结穗,憨憨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心想:谁他妈说老子傻,等明天娶回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看不羡慕死你们。  回到家,憨憨先是就着水缸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凉水,然后到仓房里取了一把镰刀,在腰上围了一根绳子,嘴里哼着小曲,就要出门。  娘在厨房里忙碌着炒大锅菜贴饼子,见憨憨要走,急忙问:“这么晚了,眼瞅着就要吃饭了,你又要上哪胡混去?还不帮我烧烧火。”  憨憨心里惦记着高粱地,哪有心和娘耽误瞎耽误工夫。一边走一边说:“娘,咱家的那片高粱这两天灌浆灌得差不多了,我去看看,千万不能出了闪失。”  话没说完,憨憨的身影已经晃出了大门口。背后传来娘的一声笑骂:“死小子,就这件事儿上心,早点回来。”  2.  这时候,村里大多数的人家烟囱已经开始冒着炊烟了,饭菜的香淡淡的,游魂一样在村里飘荡着。村口的大树下,一群孩子正在弹玻璃球,小脑袋们叽叽喳喳地忽而聚在一起,忽而又散开来。不知是谁一抬头,看见了大摇大摆地向他们走来的憨憨,赶紧喊了起来:“傻憨憨,娶婆娘,晚上睡觉上错房。上错房,睡得香,早晨起来抱水缸。”一个孩子一喊,所有的孩子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游戏,一起大声喊起来。仿佛大家一起逗弄憨憨,比他们玩游戏有趣儿得多。  “不许喊,再喊,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憨憨挥舞着手中的镰刀,一边喊,一边追赶着孩子们。看见憨憨追来的凶相,孩子们呼啦一声作鸟兽散。  憨憨虽然二十多了,但跑起来,却远远没有这群整天疯跑的半大孩子快。他只向其中跑得慢、喊得欢的外号叫小地主的孩子追过去。小胖子跑起来像小猪一样,两条小腿紧着倒腾,但由于身体胖,毕竟没有耐力。回头眼看着憨憨要追上了,一不留神,摔了一跤,哇哇地哭了起来。  憨憨收不住脚,一抬腿跳起来,越过摔倒的孩子,自己也摔了一跤,镰刀摔出去老远。赶紧起来抱起大声哭着的孩子,哄了起来,“不哭不哭,摔疼了没有。叔叔要结婚了,以后不许再喊了,再喊,叔叔的婚就结不成了。只要你们不再喊,叔叔给你们买糖吃。叔叔给你揉一揉,快回家去吧。”  “就喊,就喊,谁要你的糖吃。”小地主一扭身,跑了。  憨憨这个气呀,倒弄得好像自己没有理了。这件事如果搁在以前,憨憨不会死命地去追孩子们的。喊就喊呗,自己也不会掉块肉。可现在不行了,娘说就要订婚的人了,要站有站样,坐有坐样,多长点心眼,注意影响,不能整天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傻了吧唧的,什么都不当回事儿,将来被娘家当话把。  揉揉生疼的膝盖,憨憨一瘸一拐地去捡摔出老远的镰刀,又向山上走去。  3.  深秋的夕阳,懒洋洋地在西山头挂着。像一个簸簸箕的老婆婆一样,向这个世界抖搂着一天里的光和热。憨憨来到西山的时候,这一片高粱地已经笼罩在山头的暗影里了,但红红的高粱穗子,却不肯在没有阳光的地方隐身,而是逞能似地不甘寂寞,在一片深绿色的高粱叶子上燃起自己的一丛丛小火焰。看着这一棵棵粗壮的高粱,憨憨心里抹了蜜一样地甜。  想着这些高粱将来要卖给酒厂,他就想起了上次老马家老疙瘩结婚的时候,桌上摆的就是县酒厂产的这种“醉红颜”高粱酒。那天他本来不想喝酒,可架不住二混子、小嘎子他们成心地捉弄他,非让他喝点。老疙瘩娶的媳妇和他要定亲的媳妇是一个村的,和小嘎子是同班同学。小嘎子说了,“憨憨,你今天要表现好,多喝一杯酒,我就和我同学多说你一句好话,让你的亲事圆圆满满成功。你要不喝,我就说你坏话。不管你家拿多少礼钱,你的亲事都成不了。”憨憨一听害怕了,赶紧端起酒杯,和他们一一碰杯。  口酒下去的时候,憨憨辣德差一点没跳起来,像吃了那种干辣干辣的尖辣椒一样,脸憋得通红,干咳了半天,惹得这帮不怕事儿大的浑小子们哈哈大笑。这一口酒,就像一把烧红的小刀子般,顺着舌头、嗓子、胃、肚子,一路辣下去,弄得憨憨晕乎乎的。  赶紧吃了两口菜,再喝第二口的时候,就好了许多,只是心在胸口里蹦蹦蹦地跳,恨不得一张嘴就跳出来。再看这帮小子,吧唧吧唧咂着嘴,连声喊好,仿佛这酒对他们来说,就像喝糖水一样。憨憨这才感觉到,自己在酒场上,是短练呀。于是,强忍着要吐的感觉,一杯接着一杯地和同桌的人喝了二两多酒。就这二两多酒,就让憨憨回到家像死人一样整整躺了一天一宿,把他娘吓得不得了,连忙找来了村里的医生。  医生过来看了一下,摸了摸脉,说:没事儿,放心,明天酒醒就好了。”说完就走了。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娘把他狠狠地骂了一顿,警告他再也不许喝酒了。现在想起来,憨憨还是晕晕乎乎的。他摸着一棵高粱嘴里念叨:“老伙计,怨不得你那么值钱,真厉害呀。就那么一小口,就能把一个大小伙子撂倒。将来结婚了,我一定要慢慢地降服酒,等有一天在酒场上,我也把他们一个一个地撂倒,让他们看看,我憨憨也不是一班二班的战士。”  4.  一眨眼间,月亮都升起来了。憨憨在高粱地周围转了一圈,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叫了。看看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憨憨急忙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爹的小酒已经喝到了尾声;娘已经吃完饭,在院子里忙着鸡和猪的吃食。憨憨到锅里,分别给爹和自己盛了饭,将娘给自己留的热菜也盛上桌,便坐在炕沿上稀里呼噜地吃了起来。爹喝完酒后,只能吃几口饭。待憨憨吃饱的时候,爹已经背靠着墙,看着电视,睡着了。憨憨帮娘把碗筷和饭桌捡下去,又帮娘把院子里的活干完,也就该睡觉了。  躺在炕上,大亮的月亮明晃晃地照进来,憨憨翻过来掉过去地折腾,怎么也睡不着,在眼前一遍一遍地回味着相亲那天的情景。姑娘家在西山的那一边,离憨憨家十里地。那天,他和娘、媒人陈快嘴一行三人,拎着烟、酒、茶叶等礼品,一大早就出发了。憨憨爹是个倔脾气,说话不懂得分寸,人多的场合一般都是闷着头抽烟,很少说话。这样的场合,就更不爱出头了,由着她们娘们去折腾吧。  那天,来到对象家后。陈快嘴把双方进行了介绍后,娘她们在屋里唠嗑,憨憨和对象莲花便到村外的小河边去走一走,互相了解了解。次相亲,憨憨很害羞,脸憋得通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把娘昨天晚上嘱咐的话全忘了。还是莲花大方,一路上一边介绍村里和自己的情况,一边问着憨憨的情况。别看莲花比自己小两岁,可论成熟程度,憨憨甘拜下风。  虽然莲花有点踮脚,但人长得漂亮,脸上像莲花一样白净、细嫩,一笑两个酒窝,说起话来也头头是道,比憨憨有主见。次见面,憨憨就喜欢上了,心里想:不管对方要什么条件,都要让爹和娘答应。自己的一生能和莲花生活在一起,再也没有遗憾了。将来再生一个像莲花一样漂亮的小娃娃,这一辈子就满足了。  想着,想着,憨憨就睡着了。  5.  正当憨憨在梦中准备入洞房的时候,一阵唧唧喳喳的叫声把憨憨惊醒了。憨憨这个气呀:他妈的,眼瞅着进洞房了,生生叫这个吵叫声给弄醒了。憨憨揉揉眼睛,正准备起床把树上的鸟儿赶走,娘说话了:“憨憨,快起来吧。你看,喜鹊都到咱家报喜来了,还不快起来,抓点粮食给喜鹊打赏。咱们家很长时间都没有喜鹊上门了,不知道这喜鹊,今天到底是报的什么喜?”  憨憨起来,顾不得洗脸,便先到院子里看登门报喜的喜鹊。在树影里,看不到有几只喜鹊,只听得一片叽叽喳喳声,估计少有四五只吧。折回身,憨憨到仓房里打开装粮食的缸盖,抓了一把玉米扔到院子里,算是给喜鹊打赏。这时,花喜鹊们都不叫了,院子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接着,一只花喜鹊从树上跳下来,开始啄食院子里的玉米粒。紧跟着呼啦一声,四五只喜鹊一齐跳进院子里,开始抢食。抢不到的开始追已经吃到的。  眨眼的功夫,一把玉米粒被它们抢得干干净净。见没有吃的了,仿佛对于打赏的主人不满意,它们又在院子里唧唧喳喳地开始叫唤。这时的叫声,烦躁而不安,比开始的叫声难听多了。  憨憨这时正在上茅房,叫得烦了,赶紧出来,到仓房里又抓了一把玉米,撒到院子里。花喜鹊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抢,完全没有了穿着晚礼服的绅士的派头。  两把玉米撒出去,憨憨有点心疼:他妈的,这也是老子一个汗珠子摔八瓣、风里来雨里去种出来的,你们就一阵子叽叽喳喳,老子的粮食就没了。这一次不管你们怎么叫,再也不给了。  憨憨一家刚刚端起饭碗,花喜鹊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不满意的抗议。憨憨生气了,抄起扫地笤帚,娘阻止他的话还没喊出来,憨憨手里的笤帚已经甩了出去。花喜鹊们一拍翅膀,呼呼啦啦地飞走了。  这一天,憨憨一边心不在焉地干着活,一边等待着一大早花喜鹊所通报的好事的到来。憨憨想:是不是对象想我了,要来看我。憨憨把自己手里不多的零钱揣在兜里,到村口望了好几次。可一直等到晚饭吃完了,也没有什么好事光临憨憨家。倒是县上来了一帮爱鸟宣传队,挨家挨户地宣传要保护野生动物。宣传完,到村子周围转了一圈,把二混子他们一直张挂的捕鸟的鸟网收走了。憨憨看到这帮整天无事生非的混小子们的倒霉样,心里有了一点解恨的感觉。  晚上,娘就念叨憨憨:“就怨你心疼粮食,一大早就把报喜的喜鹊打跑了,这一天好事儿就没来。”憨憨不服气。“娘。你那都是老迷信了,什么喜鹊报喜,都是老辈人糊弄人的。喜事该来的,喜鹊不报也来;坏事儿该来的,喜鹊来报喜了也避不开。”娘正端着饭碗,赶紧说:“呸呸呸,瞎说八道。”  第二天早上,花喜鹊又把正在做梦的憨憨吵醒了。这一次,憨憨不再客气,到院子里几块大砖头飞到树上,花喜鹊们嘎嘎叫着被打跑了。娘在厨房里一个劲地喊:“小祖宗,小祖宗,你气死我了。”  6.  这几天,天气格外好,整天是艳阳高照,地里的高粱、玉米、豆子都在慢慢地风干,再有十天八天就可以开镰秋收了。  自从那天花喜鹊被打走后,再也没有到憨憨家来,憨憨也不再关心有没有好事儿了,每天早晚都要到高粱地那里去看一看。  这天一大早,憨憨刚从茅房出来,就见放羊的罗锅子躲在大门边上偷偷往院里望。见憨憨出来了,就冲着憨憨招手。  春上,憨憨爹倔杆子曾经和罗锅子打了一架,两人闹了个脸红脖子粗,原因是罗锅子放羊的时候没看住,羊吃了西山上的高粱苗,把倔杆子心疼的不行,非让罗锅子赔。罗锅子不干,两人就撕把起来,罗锅子杀猪一般地喊:“快来人呐,欺负人了,要杀人了。”周围干活的乡亲们赶紧把他们拉开了。,还是倔杆子和憨憨到老远的地方去抬来水,又补种了几十颗高粱。  为避免让爹看到罗锅子生气,憨憨来到门口。罗锅子费力地抬起头:“憨憨,不好了,你快去看一看吧,今天早上我到西山放羊,看到一群喜鹊飞到你家高粱地里吃高粱。再不想办法,秋收的时候不知道高粱会被糟蹋多少呢!”说完,罗锅子赶紧跑了。  憨憨刚起来,脑袋瓜子一时转不过来,有点懵,心里还有点怀疑:“怎么会呢?自己天天到高粱地里去看,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啊!花喜鹊怎么就会吃高粱呢?是不是罗锅子骗自己,拿自己寻开心呢?”  憨憨顾不得吃早饭,急忙拽上一把镰刀就奔西山去了。  他到高粱地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远远看去,半山坡的高粱红彤彤地燃烧着,没有什么异常。憨憨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也没看到半点花喜鹊毛。疑疑惑惑地来到地里,走到中间的时候,憨憨有点相信了。在这里,他发现了有一块一块的鸟屎。 共 72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预防及护理
黑龙江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设计动态 外卖小程序开发 杭州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